关键词不能为空

位置:春兰网 > 工作总结 > 关于描写木槿花的诗句

关于描写木槿花的诗句

作者:工作总结
来源:网络
日期:2021-03-08
阅读:940

我们学校操场旁边种了几棵木槿树。春天长出翠绿的新叶,到后来慢慢地变成深绿。它顶端叶子是最浅的,到底部逐渐变深。叶子基本对称,正中间有一条较粗的叶脉,旁边有许多小叶脉,很有规律,到最下面的一个点它们全部都聚在一起。这树一到夏天就露出了灿烂的笑脸。它的花朵临风招展。它花期很长,从7月一直开到10月,从夏季开到秋季。

每当初夏,它的花刚长成时是一个小小的花苞,被叶子裹着,绿绿的,花苞前端露出一点玫瑰红,真有些“万绿丛中一点红”的味道。’有些细在灌木丛中寻找,还真很难发现它,花苞前端着,它一,不怕风欺雪压,可木槿花饱受烈日酷暑,仍然含笑不你若不仔细地在灌木丛中寻找,还真很难发现它。过了好一段时间,花苞绽开一丝笑脸,爆出了大红的花瓣,摸起来很光滑,花托摸起来有一点刺。花朵半开时像几个小朋友拥抱在一起。完全露出了花瓣时,颜色和最初相比,开始变浅了,从粉红变成桃红色。它的花瓣很美,有一些的白色斑纹,到最底的颜色很红,变成了淡粉色。站在远处看,像舞女裙,随风跳起舞来,真好看,太美了。有些全开,有些半开,有些是花苞,一片桃红,还配绿色花托,不是常说红配绿好看吗?只可惜每朵花寿命只有一天,一旦迎霞沐日的一天过去,它自动向里缩,躲在绿叶之下慢慢凋谢,为明天开放做好充足准备,尽可能多吸收太阳的光线,便于明天的盛开。

这美丽的木槿花,虽没有牡丹的富丽堂皇,没有荷花的出淤泥而不染,没有菊花的多姿多彩,没有桂子的十里飘香,但它经得住日晒,愈是骄阳似火,花开得愈秀美,愈旺盛。它拥有不向困难低头折节的精神,她含笑面对人生的胸襟令人敬佩。

第十七小学六年级高璐芬

(一)

洪荒世纪,宇宙万物相承相替,天地灵气秀韵充沛,彼时大地异物灵神相继应运而出,自成割据分轮,形成三大族别,大致有神族,妖族,人族。神族出世最早,与日月同旦,御尊高贵,得人性人身。居于仙山圣地,寿命千万年,且有驾驭金木水火土之术,因此可控诸多生灵,但虚形与世人无异。人族凡胎肉体,骨血和身,大伤必残,大痛或亡,梵碌一瞬,寿命天限。最后并说妖族,妖族乃上古神兽神木或是圣地异灵,通灵之物,天地人和相辅相成,结承日月精华而生,修为可进,寿命不常定。

盘古大帝仙逝后,华夏大地纷争四起。一些上古神族,位于南海之际高辛,中原陆地神农,竞相割据,兵戈连绵,人族混乱,民不聊生。华胥氏谦和,崇尚和平,遇次境况,深感叹息,无奈之下,华胥氏退隐,身居不知何处,为世间之谜。华胥氏族为人称颂之女娲伏羲相继隐匿,无踪无迹。至此,大荒硝烟漫漫,哀声绝绝。

正当此时,在大荒之处,神农山凤凰树之下,正有一小异灵初生。神农山属洪荒时期炎帝部族神农氏聚落,神农氏于轩辕氏战败后,此山空虚,几近荒废。因历代炎帝为上古高贵神族,死后居所之地灵气不散,汇聚一处,繁华盛茂,长景不败。山顶一株古老凤凰树,历经千千万年,集上古神灵之气,取山川之魂髓,于机缘天命所赐,厚土孕育,一朝电闪雷鸣之时,此股灵力汇聚,幻化相变,初得人形,与凤凰古木分离。分离时日,凤凰树霎时黯淡,竟失光彩。此人非神非妖,于两类之中,可修木术,可修土术,生来神通。且耳聪目明,天赋异禀,可号令草木,可号召鸟兽,实为丛林之王者,于丛林野兽和睦为邻,逍遥无争。而他本性纯良,久居深山,与鸟兽为邻,时景安睦,岁岁静好。因此善恶难分,不经世事,不明人心险恶。时年他仍是孩童模样,心性劣性未定,不问尔虞我诈,天真懵懂。

造物主赋予神妖之族无限神通,人族百无所能,却权衡阴阳,使得世事相生相克。神族妖族寿命永昌,无所不及,而人族却可用奇花异草制成药物抑制异能,制服神力。

(二)

一日他在林间与鸟虫嬉戏,见一孤身迷路少童,年龄相仿,趋好同根。他稚气未脱,故留孩童于林间嬉戏游耍,相交玩伴,盛意之至。夜幕降至,遂好心护送其还家,欢愉留置这家中晚宴,不料孩童父母贪婪歹毒,生了妄念,欲将其全身卖人为奴,获取金银。他毫无戒心,安享粗食淡饭,津津有味。却不料食物被下毒,食后不能动弹,灵力尽失,与凡人无异,只能任人摆布。

孩童父母将他贩卖至妖族奴隶市场,得钱币,贺而归。奴隶场中,贱奴是贵族厮杀争斗以供观赏之工具玩物,无人伦德立,泯灭天性。场中,以赌压奴隶竞斗生死输赢,以作娱乐消遣,往往丧生者,弊缕卷席,狼狈褴褛,弃置荒野,尸首任野兽食之,欺凌一世,悲惨一生。

数百年间,他被囚禁笼中,整日与同类竞相厮杀,弱肉强食,输赢则定数。生死场中,笼中斗,观者贺,终日遍体鳞伤,疮疤不结,衣缕血色,度日如年。

血腥生活上百年,他恍如笼中传奇,常胜不倒。同类兄友尽归逝去,新至奴隶仍无间断,他于血煞之地苟活几百年,谗喘偷生,不日不月,望窗秋水,不识尽头。众人嘲笑他痴钝,愚拙厮杀,枷锁缚身。有人敬他执念,屹立不倒,坚韧抗拒,万死不屈。世人皆万般评判,不分起源,妄加断言,各成己见。或茶后笑料,或观玩蠢物,人心冷暖。

但谁人又知,昼夜欺凌,幕旦残腥,孤身囚笼,愚顽摆弄,却隐忍不倒背后,只因,一位少女。

于须臾年前,一位款款少女,手执茭白木槿,身素幽兰清香,玲珑双髻,碧水双眸,回对他莞尔一笑,流年停滞,置身虚无,万千世间芳华,姹紫嫣红,都不过女子眸中一抔黄土。那一刻,他开始明白生死为何物。生就是眼中有这一抹景色,想守护,想追随。而死,就是精疲力竭,绮丽之色都消失殆尽,缕缕心系之丝皆被斩断,结局跟无数旧友一样,无名躯体弃于山野。

他本生于天地,归灵混沌乃常情,不足为悲兮。但伸手抓不住那望不尽繁华春色,这让他觉得使他深深眷恋忠迷,依依不舍,不能自拔。每每回想至此,山涧精灵般身影回旋脑间消逝不去,他有了归宿有了挂念,此生由依。他定将为此活下去,逃出囚笼,寻那一抹春色,寻那手中的一丝余温。执念如此,虽九死环生,仍英魂不散,奋勇激战。

满心疮疤之人,比之常人更加怕痛,触及肌肤便痛入骨髓,因曾时殇及心肺,周身长刺,与人为亲,定需拔去遍身尖厉之棘,鲜血淋淋之后,人尽散去,不得善因。而长居黑暗之人,比之长人更加畏惧漆黑,此种之人心为炙热,渴求光明,焚尽自身为光热而死去,世事决绝,孤注一掷,蓦然消逝。此两种人,踏途迈出一步,无论生死,终将万劫不复。执念太深,红尘凄苦。

(三)

一日,一高贵神族偶然经过斗兽场,见他在笼中厮杀,感觉其周身灵气甚为熟悉,却一时记不起来,不免对他生了好奇。驻足观看,见他在搏杀中,虽险象环生但面不改色,目光灼灼,眼神厚重,却似有似无,一股有骨子里而生的孤傲,岿然不动之势另人动容。那人讶异于他顽强坚毅聪颖,感叹他再此般阴暗之地仍独特异心,不禁悲悯不忍他的天赋在此处埋没,于是将他从囚笼救出。

那人将他带回家中,起了一个世人的名字,唤作尘。而他让尘称他做义父。。

那人谨慎谦卑以待他,不视为异类,为他清污垢,新添衣裘,疗愈伤疤,喂食药酒,教其人伦礼乐诗书,待如己出。他于奴隶场中数百年,虚与委蛇,悖逆相残,死生相斗,见惯不奇。他从一个幼童而成矫健男子,风霜雨雪,心已冷漠,看透红尘。他不与人亲,不近朋友。但此人真心诚意待他,不喻名利,不图回报,诚恳一致,半无私心暗益。于是心怀恩德,虽无肺腑泣涕之言表达,但铭记于心,丝毫不敢忘却。

不料某日此人仓皇归来,仓促遣散家中亲眷,满脸凄然神伤。厅房人影逃窜,轰乱不止,那人立在他面前,哀声相劝,让他寻求平静安宁生活,找一女子,居家定所,忘却恩怨离仇,去寻求世间值得留恋之物继而存活下去。那人悲凄哀壮容颜让他为之动容,这世间,他无人生养,无人看护。从小到大,不识人情,不懂人爱,不通人伦,受尽欺凌,历经坎坷。此人不顾低贱卑微,百般宽容,不视他为奴仆着之身,尽心教化,无怨无悔,此恩德定当誓死以报。如今正是难时,怎可逃脱离去。他不善言辞,眼神似铁,义气决绝,表出定不会弃之不顾之决心。

那人无奈叹息,自己本是将死之身,死而无憾。而他,秉性纯良,重情重义,天资异禀,稍加时日,勤以修炼,其功就绝非凡人可比,天命使然,自己更不能违背天意。那人拔出佩剑,以作要挟,迫使他退出院门,永不再归,继而燃气熊熊大火,吞云蔽日。他在烟尘中独守三天三夜,灰烬散去,残垣断壁,颓败无余。那一瞬,恍惚天坍地陷,厮杀囚笼,不能呼吸,他仿佛沧海芦苇,飘零孤独,竞无处可去,无人可依。他望向苍穹,满眼孤寂夜色尽入双眸,天地失色,不尽人寰。

蓦然,他想起那个手执茭白木槿的少女,浅言笑耳,娇颜美目,一颦一笑,挥之不去,犹似如临春园,如沐清风,透澈心脾,舒展开怀,峰回路转间,恰逢柳暗花明,山水一村,穷途有路,陌路可归。天地间他还有所希冀,倚靠安得余生,此番拂去满心阴霾,浓云散开,豁然开朗。

他转身离去,浑噩流浪,颠沛流离,身世无可安所,唯是心有所托,可安天命,可凝神识。

听闻极北之地冰雪万里,皑皑一色,荒原绝境,无人生烟,他去往那里,不事尘嚣,不惹俗物,静守一方净土,谣似菩提。那里日夜出没蛮荒野兽,嘶吼怒咆,凶煞恶极。每日暴风骤雪,冰雹与飞,贫瘠荒陋。他藏身北地中,掩饰踪迹,与世相隔。

经年后世人相传北地栖息鲲鹏,扶摇万里,穴起而飞,臂如垂天之云,呼风啸地,尘土三千。而此神通之物,为一人坐骑。世人唤此人为尘,银白面具遮目,世人不辨容颜,只知此人素来白发白裘,落地皑皑白雪,寒气袭人,闻之无人敢与之靠近。

(四)

时年大荒战乱起,一人国破兵败,隐身野林中。从众死伤无数,此人誓死报国,拒不投敌。

一日夜里,他变换了面容,踏雪而至,愿为领兵,匡扶山河,无他所求。那人听说他叫尘,眸间转瞬即逝的哀伤,尽收在他眼底,这也坚定了他的决心,纵不得众生,也要为其倾了这天下。

那人为神农旧氏,当年奉命守护神农山,最后兵败,隐匿在人族之间。轩辕氏收复中原后,企图收募众离散贵族,而他作为炎帝心腹,自然不会轻易称臣。因此,在轩辕大军驻守中原后,他便带领零散士卒盘踞山头,誓死抵抗。这乃是贵族气血,世人不敢诋毁。神农旧部们敬仰这将军,在辞世多年后仍有人立牌位祭拜,可歌可泣。

他们在深野山中,荒凉隐蔽。深山有士卒,地势险峻,敌兵不敢进,也无良策,两股势力长久对峙,兵戎相对,自成格局。而后两人并肩作战,生死之交。他们在军中放纵饮酒,谈过往旧事,共同商讨御敌,共同征战沙场,他们焚烧袍泽,唱起了军中壮歌,士卒皆泣,流亡丧国,歌声悲凄,山河同泣,义共苍穹。

(五)

多年后初春,一女子破衣褴褛,断绸挽发,身背药篓,一人踏山沟。女子夜宿荒丛中,虫鸟乱鸣,百兽嘶吼,惧颤不敢睡去。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一悲凄笛声,断断续续,时而激烈悲壮,时而幽声哽咽,时而张扬肆虐,时而肃穆庄严,鸟鸣虫和,嘶哑嘈杂间续不止。女子惊诧,踌躇寻声而去。

行至一开阔处,鸟声尖锐,笛声戛然而止,再无音回。月色皎皎轻纱绸,木槿染染白花幽,流萤翩翩花丛舞,微风拂拂清香犹。木槿娇美,女子忍不住摘了一朵幽清木槿,沿木槿林中小径,踱步而去,走过之处,青枝弄发,白花纷纷落。

1、燕子巢方就,盆池小,新荷蔽。——杜安世《鹤冲天·清明天气》

2、莫把碧筒弯,恐带荷心苦。——葛立方《卜算子·赏荷以莲叶劝酒作》

3、竹边荷外再相逢,又还是、浮云飞去。——赵以夫《鹊桥仙·富沙七夕为友人赋》

4、艳妆临水最相宜。——吴文英《醉桃源·芙蓉》

5、宁知寸心里,蓄紫复含红!。——沈约《咏新荷应诏》

6、别浦,惯惊移莫定,应怯败荷疏雨。——朱彝尊《长亭怨慢·雁》

紫色木槿花

我住在这个小区17年了,小区建成18年了。小区里的花草树木跟我差不多是一个年纪。我最爱的便是一株木槿花,这株树是我妈妈亲手种下的,最神奇的是,木槿花本应是似云霞一般的淡粉色,不知为何,它年年开花,花色都是我和妈妈最喜欢的,恬静的紫色,邻居们也纷纷称奇。

今年春天,木槿花花开依旧。美丽的紫色和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让百花齐放的小区院子更有魅力。满树紫花,把整株树衬得格外鲜妍美丽,远看就像一朵紫色的云彩,是的,这时的木槿花像极了一朵云,像是在院中飘着,但它未曾远离。

而今年春天格外多雨,还不时春雷滚滚,电闪雷鸣。一日,我正和妈妈一起走回家,路过那株树,发现几根硕大的树枝连着正在鲜艳开放的花朵无力地躺在地上。妈妈皱了皱眉说:“风不至于这么大吧,雨也没那么强吧,树枝怎么说断就断了呢?”旁边打扫卫生的阿姨听到了,边扫地边说:“不是雨打的,是一楼最右边那家的男人剪的!大概是怕影响他家种的枇杷树结果吧。”妈妈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。我望向旁边那棵被雨洗得发亮的枇杷树,心脏怦怦直跳,我感觉到心中愤怒的火苗的炙热。我又望向一旁无力委顿在地的紫色花朵,遭受风吹雨打后又被人残忍砍下,凭什么?我不顾枝叶沉重,树枝上全是泥水,拿起它便往家走。路上行人看见,好奇地问身边的人:“这是什么花啊?还蛮好看的!”我在心中默默一笑,加快脚步往家走,我要让它继续开花!

匆匆忙忙拿出全是灰尘的花瓶,草草洗了一下,就在里面灌上清水,又滴加了好几滴营养素,在心中默念:你一定要活下来,你还有小小的嫩紫色花苞呢!一天,没开;两天,叶子有些黄;三天,叶子更黄妈妈安慰我道:“别看了,它已经死了,它开不了花了,何必强求?接受不能改变的事物吧!”我叹了口气,又往瓶里滴了些生长素,回房写作业。今天早上刚起床,看见妈妈在扫地上散落一地的黄叶,我心想,也许只能接受现实了,也许真的要和这株花告别了。我鼓起勇气说:“妈妈,我们把这个树枝扔掉吧。”妈妈有些惊讶地望着我,点了点头。妈妈转身去整理树枝,突然惊奇地说道:“居然有一朵花开了,真是不可思议!”我连忙跑到花瓶前,发现真的有一朵鲜嫩的小紫花在悄无声息地开放!在那一瞬间,我觉得我的心中有成千上万朵紫色木槿花在同时开放!

心存希望,说不定在不能改变的事物前,也会有奇迹出现。可能我只是改变了能改变的部分罢了,可能紫花早已绽放在我的心头而我不知道罢了。


本文来自网络, 转载请注明出处:

  • 上一篇 :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文章